当前位置 :主页 > 动画 >

资讯中心

钟馗传奇 成都老人手绘国产动画
* 来源 :http://www.girls-expo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1-23 14:02 * 浏览 :

  最近,一部取名《钟馗传奇之岁寒三友》的国产动画横空出世,虽然尚未进院线公映,仅公布预告片就引得网友争相点赞,“自来水”支持。这部被业界誉为“工匠”、“制作”的动画,出自成都人晓寒之手,他是这部动画电影的导演和编剧,虽然时长仅有90分钟,晓寒和他所在的团队十年磨一剑,仅原创手稿就画了70多万张,分封在档案袋中堆成了厚厚的几摞,占据了几张大桌子。

  4月20日,气温骤降,位于成都天府三街的国家西部信息安全产业园内熙熙攘攘。记者走进晓寒导演的工作室,雪白的墙壁上,随处可见的《钟馗传奇》不同版本的海报。74岁高龄的他,虽满鬓斑白,但说话铿锵有力,激动的时候喜欢拍桌子以示强调观点,蓬松的头发自然垂落在肩头,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。

  4月8日晚,博主“魔法动画-毛启超”通过个人微博发布了《钟馗传奇》的消息,他动情地写道:“70多岁的老人,历时10年,自费自编自导动画电影《钟馗传奇》。我希望大家不要错过一位中国动画老人的良苦用心。”

  这条凌晨发布的微博,迅速搅动了网友的热情,转评赞数超过5万。随之发布的时长只有2分多钟的预告片,点击量接近20万人次。预告片中,铁面虬鬓、相貌奇异的钟馗,骑着毛驴缓缓出场,一把折扇一把剑行走天涯,画外音是“一个名字,挟着风带着雨,穿透了历史上千年”。这时,网友的弹幕刷屏“喜欢这种中国风”“不管是画风还是价值观都是传统的”,“无论如何都要支持”。

  翻看这条微博,不少网友“自来水”支持,对这部动画表示认可,仿佛是上影厂又复活了!拍摄出第一部剪纸片《猪八戒吃西瓜》、第一部水墨动画片《小蝌蚪找妈妈》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,让许多80后、90后的童年充满了乐趣,也被业界认为是国产动画不可逾越的“造梦工厂”。

  我国民间有许多关于钟馗的传说,他是能捉鬼驱邪的门神,也是能要财来财的万应神。晓寒摒弃了传说中钟馗撞死金銮殿等妇孺皆知的故事,另辟蹊径地创造了一个新剧本。

  明末,四川华阳一位书生名叫柳楷,他嫉恶如仇,喜好饮酒,被人戏称“酒状元”。感念于不太平,魑魅魍魉大行其道,他常画钟馗,希望这位捉鬼人能除恶。钟馗对柳楷很感兴趣,于是从阴曹地府赶来相见,两人一见如故。钟馗有一个散仙朋友,名叫欧阳先生,也是一个喜欢饮酒的人。三人意气相投,成为莫逆之交。

  得知这位好友三十而立尚未成家,钟馗就通过月下老人的撮合,帮助柳楷与美貌多情的杜家小姐终成眷属。后来,钟馗被设计,柳楷在欧阳先生的指点下,赶去十八层施救。等到柳楷成亲之日,钟馗前来祝贺。他被贬往关外任冥官,乘着马车在漫天黄沙中越走越远……

  不同于低幼动画中人物形象呆萌、故事情节简单的设计,晓寒导演将该剧定位为“老少咸宜的动画片”,既有轻喜剧色彩,也有民族绘画风格。钟馗生活的在人们想象中是一个恐怖的场景,晓寒将其进行虚化处理,并且减少了篇幅,不会让观众产生不适感。

  晓寒学习美术专业出身,早在1980年代就是知名导演,他拍摄的《泸沽湖》纪录片享誉国际影坛。在他看来,“是人类一个伟大的想象”,一直很想尝试拍摄奇异题材。1988年,作家贾万超写了一部四集电视剧《钟馗》,四川作协投资24万元,点名指定晓寒出任导演。当时,拍摄一部电视剧的成本不过一两万元,庆这样知名的演员片酬不过一两百元。资金充沛、选角选景了之后,这部戏还是停摆。

  回忆这段经历,晓寒导演直言不讳:“剧本缺乏新意,分体式摄像机无决照明度的问题,难以营造的氛围。”他和第五代导演张军钊、萧风私交甚好,对方也他机遇成熟之后搞一部电影。直到1990年,出国浪迹天涯的晓寒,一天在岛上沉思,蓦然想起钟馗,顿时文思如泉涌。他想写个不落窠臼的《钟馗》,让钟馗和郑板桥这样个性的画家交往,被酒鬼搭救带出。

  后来接触了动画,他突发奇想,用动画的形式呈现这个剧本,于是和儿子李画一起对剧本大刀阔斧地改动,于2008年9月1日正式启动动画版《钟馗》的项目。起初,他们打算做成迪士尼风格,两个月多后,晓寒重新定调要做成“手绘动画、中国古画风”,邀请《花木兰》、《大力水手》团队参与制作。

  聊至兴头,晓寒导演让工作人员抱来厚厚的一摞资料,有脚本、分镜头,更多的是一帧帧画面对应的手绘线稿。每一包素材对应了一个分镜头,每一秒画面大概需要10到16张线稿。如果单独看这些线稿,或许看不出细微的差别,用卡尺别上几张对着灯光细看,没有重合的部分,或许就是眉头微皱、嘴唇微张这样的表情。据说,这样的手绘动画正面临失传的窘境,带孔的纸张和卡尺以后将更难寻觅。

  “90分钟的动画,怎么紧到做不完呢?”晓寒说着一口地道的成都方言,坦言立项之初低估了手绘动画的难度。整个作品背后是一个强大的团队,260多名手绘师一共绘制了70多万张线稿,靠的就是“锲而不舍、不忘初心”的。毛启超透露,未来准备筹建一个博物馆来珍藏这些线稿。

  采访过程中,晓寒导演播放了几个版本的预告片,观看时不断向工作人员提出修改意见“必须加字幕,今天解决”。他将这部得意之作,贴上了“一流制作、手工绘制、工匠”等几个标签,音调陡然升高说:“我们要做一部对得起自己的动画片,做一部对得起中国动画传统的动画片。”

  此前,毛启超替代晓寒导演在微博上回复网友的评论,其中两条回复令人动容。“老院长不爱抛头露面谢绝了所有采访,让我代为感谢大家的关注。”“中午和老院长一起吃饭,给老人家看了大家的评论和祝福。老院长再次感谢大家对《钟馗》的关注,还说动画是集体智慧不用过多地关注自己,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流浪的艺人而已。”

  自1980年代混迹传媒行业,晓寒应该深谙之道。但是在这部心血之作定档之际,他向下属重申了“”原则,即“不演、不站台、不接受采访”,只想“拿作品说线多岁了,可以,不喜欢接受采访,让观众去评价作品吧。”